【欲望之座】1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欲望之座】1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节:邪神
每一个人心中都藏有与表面迥然相异的恶面,或是因为能力不足,或是受缚
于道德伦常,绝大部分人都会将它暗自压下,极少数肆意显露的被称作罪犯,被
法律的执行者予以镇压。
  但假如,假如有人掌握了强大到足以正面对抗执法者的力量呢?
     ***    ***    ***    ***
  『מר קינה סאטו מה』
  满是堕落——
  满是诱惑——
  满是恶意——
  每一个音阶,每一个字节都仿佛可以夺心摄魂的呓语从谢文的意识深处传来,
超越了听觉——不,这应该是超越了人类一切感官,就像是神言一样令人无法忽
视,却又令人不禁生出想要将之蹂躏的奇异错觉,如至圣、又至邪的怪异低语。
  「咕——」
  血液在沸腾,欲望在燃烧,身体仿佛失去控制的异常感让他感到无比难受,
但同时又有一种仿佛处于高潮临界点的矛盾感,这种矛盾将他抵抗的意识撕裂成
了截然不同的两半,一半如恶魔般向他倾诉着超越感官极限的愉悦,而另一半严
苛的训斥他沉沦的代价。
  「嘁——!」
  他无法自抑,只能勉强控制着双手捂住头部抓挠,眼睛像是受到了巨大压迫
一样剧烈充血,仿佛随时会被挤出眼眶一样。
  『מר קינה סאטו מה?』充满诱惑的呓语再次传来,似乎是感觉到
了他的抗拒,还多出了些许问询的意味。
  答应吧——
  同意吧——
  接受吧——
  遵循吧——
  服从吧——
  仿佛千万人同时在耳边怒叱、蛊惑、劝诫,有声如老人者,有声如孩童者,
有声音稚嫩的少女,有声音魅惑的御姐,声音混乱而无序,一刻不止,仿佛只要
他持续抗拒就永无止境。
  「我——」
  说吧,说吧,回应吧像是感受到了他意志的松动,混乱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整
齐起来,从嘈杂的喧哗变作歌颂神祗的诗歌。
  「我——」
  他剧烈的喘息着,声音一霎那的统一使得他遭受的压力骤减,获得了一点微
不足道的喘息时间。
  「拒绝!」
  他发出声嘶力竭的吶喊,这是他最后的反抗,他明白自己并没有坚定的意志
力,如果不趁此时机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最终结果必然是他屈服于这份无与伦
比的压力而选择接受,但下一刻,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当他拒绝的
话语脱口而出后,原本被混乱信息冲击的摇摇欲坠的意识瞬间恢复了清净,随后,
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呓语。
  『האם אתה』
  他仍然听不懂这呓语所要表达的意思,但恍惚间却听到了一声令人心跳加速
的轻吟,犹如少女对爱人的低声道别,又如妻子对丈夫离去时挽留的温柔,这让
已经认命准备迎接最终审判的他错愕当场。
  「呼——呼——」
  最终,是身体的本能将他的意识重新唤醒,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体目
前的状态,浑身上下已经彻底被打湿,衣服在粘稠汗液的作用下紧紧地吸附在皮
肤上,让他感到难受无比。
  他放下左手,将手背对向自己,一个绯红色的奇怪印记不知何时悄然附在上
面,其上隐约传来的炽热感让他明白先前所有的一切并非幻觉。
  「原来如此——」
  以手扶额,他低垂着头颅轻轻颤抖,先是如脱力时肌肉自然的轻颤一样,随
后便瞬间化作翻腾的巨浪,连同肩膀也一起剧颤起来,一声声诡谲怪异的笑声从
他口中传出,两行眼泪从脸颊垂落。
  「我抗拒的就是这种东西吗——哈哈哈哈哈哈——」
  在那个呓语消失的瞬间,也即是印记出现在手背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先
前经历中一切的始末,不过只是一位不可被生命观测、感知、甚至连描述也无法
做到的邪神如玩笑般随意的游戏而已,而这个印记则是祂对谢文以弱者之身成功
进行反抗的赏赐,也是邪神对他宣布所有权的徽记,从这一刻起,他所有的一切
都将只为取悦哪位饲主而存在。
  而他,则能获得所有他希望得到的东西作为赏赐。
  知识、力量、权利、以及他所能想象的一切。
  肆意将情绪通过行动宣泄出去之后,他花了一点时间让自己回归平静,邪神
只是赋予了他一个资格,真正想要获取自己想要的还需要取悦祂这个饲主。
  谢文按照邪神赋予的知识,将一时想象成肢体的延伸,向印记延伸出去,一
股如乳燕归巢般的亲近感从中传来,随后印记内蕴藏的信息便自然流入他的心里,
其中关于邪神喜好的信息也恰好盖涵其中。
  色孽,元初,恶神,第一因,无相之源,万物的缔造者……祂有着不胜枚举
的称谓,也有着与之相应的伟力,但却意外的是位极其宽容的存在,祂的信徒不
需要如其他邪神、外神般进行各种无比恐怖的献祭和仪式,也不会对信徒的神智
产生不可恢复性损伤,祂的信仰者只需遵循唯一的守则:尝试一些罪恶,宽恕一
切邪念。
  只要进行罪恶的行动,就能得到恩赐,谢文也正是得益于祂『宽恕一切邪念』
的宗旨才得到了祂的关注,否则换做其他邪神恐怕在拒绝的一瞬间连存在也将被
彻底抹消。
  「犯罪,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这么做,甚至毫不抗拒」微微摇了摇头,将无
意义的情绪抛诸脑后,他开始静心沉思。「以我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罪行事实
并不能完成,甚至还会在途中因罪入狱」
  印记只是祂赋予谢文的资格,在他真正取悦邪神之前只是一个让他能确信此
前一切并非梦幻的徽记,而他在此之前却不过只是个上班族而已,身体倒是健康,
但却没什么突出的能力与技艺。偷盗、抢劫、杀人等自然不用提,猥亵、唬骗、
欺诈和威吓等倒是可以尝试实施,只不过从祂的喜好来看,只怕能获得的好处也
极为有限,而且容易产生其他后续问题。
  「强奸和监禁调教,以那位邪神喜欢使年轻女性沉沦色欲的偏好来看,达成
后获得的恩赐必然也是极高的,不过也有一个难点需要考虑」
  邪神的要求极高,这点谢文从印记得到的信息中有明确的描述和评定标准。
邪神为了让信徒能更好的取悦自己,将评定女性素质的标准划分为姿容(外貌体
态)、声色(音色、音质等)、学识、涵养、出身与气质六项,并划分了相应的
等级,各项素质评定达到的等级越高,能获得的恩赐也就越多。
  只是以能在多元宇宙肆意穿行,存在层次超乎谢文想象的邪神来说,地球上
的人类素质在祂眼中实在不值一提,要想以此得到满意的收获,就不能随随便便
敷衍了事。
  「好在印记能对我能看到的对象进行评定,倒是方便了许多」
  心中有了决定,谢文拿上钱包手机等随身物品,径直离开了自己的住所,他
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简易的行动计划。
     ***    ***    ***    ***
  十分钟后,谢文来到了复旦大学附近,这就是他选择的地方。
  虽然地球人在邪神的评级中低的不可思议,但也并非一无是处,在谢文的预
想中音乐和艺术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加分项,只是考虑到复旦大学方位距离他住
的地方较近,所以才决定先到这里看看,毕竟学识涵养也是加分素质之一。
  他来的时机不错,现在正是二月份的开学季,路上行人绝大部分都是来这里
报名的学生和陪同家长,而他的目标——女大学生也因此而变得随处可觅,他只
是随便找了一个视野比较开阔的地方坐下,印记便已向他传来了无数评级信息。
  姓名:柳寻
  年龄:20
  声色:D 【S (仙音袅袅)、A (余音绕梁)、B (言犹在耳)、C (黄莺
出谷)、D (洋洋盈耳)、E (珠圆玉润)】
  姿容:低于极限【S (仙姿佚貌)、A (风华绝代)、B (色授魂予)、C
(沉鱼落雁)、D (霞姿月韵)、E (靡颜腻理)】涵养:C (以所处文明作为
参照)
  气质:文学少女(不进行量化的独立项)
  学识:大学(以所处文明作为参照)
  出身:小康之家
  姓名:李玉英
  年龄:22
  声色:E
  姿容:低于极限
  涵养:E
  气质:无
  学识:大学
  出身:贫困
  姓名:陈樟
  年龄:19
  声色:低于极限
  姿容:低于极限
  涵养:D
  气质:无
  学识:大学
  出身:小康之家
  ……
  ……
  ……
  每一个出现在视野之内的年轻女性数据都像是数据一样出现在谢文眼前,虽
然许多人在他看来已经称得上是清丽可人,但印记的评定标准却没有因此而降低
分毫。来回数分钟的时间里,已经有超过数百人总他眼前经过,但却只有少数几
个拥有气质加成,其中声色评级最高的也不过是一个名为柳寻的女孩。「虽然普
通人的确是比不了仙神此类,但也实在太低了些」
  他心中杂念纷陈,忽然生起一个在其他人眼里极其荒谬的想法「既然邪神都
能存在,人类修行的方式也并不是不可能,或许可以找个机会向邪神请求可以促
使基因进行优化,从而间接提高各项素质的能力」
  正当谢文沉浸于未来遐想之中时,一道与众不同的信息忽然出现于眼前,将
他惊醒过来。
  姓名:司夏
  年龄:22(这是另一条世界线中的海妖,不要较真)
  声色:C
  姿容:低于极限(说一下这个标准,一般来说肤若凝脂,没有任何瑕疵,且
体态比例不错的算E (体态这个最多也就是黄金比例了,其实没什么好说),可
以参照最终幻想这类CG动画里面的,当然,并不是说CG里面就全是E 了,而是最
低为CG档次)
  涵养:B
  气质:婉约
  学识:大学
  出身:富商

  「司夏?」谢文蹙眉沉思,他记忆里似乎曾经听过这个名字,但事实上他并
不认识对方,一直到对方快从眼前消失,他才恍然想到了答案「网络歌手中喜欢
翻唱古风和日语歌曲的西国の海妖?难怪声色方面能达到C 级,这么看来以后的
猎物人选可以从网络歌手中挑选……」
  司夏化名的海妖并不是一个名气很大的歌手,在翻唱歌手圈中只能算是处于
中上,翻唱只是她的业余爱好,从印记给出的评定来看,之所以能排中上恐怕是
因为喜欢她温柔动听的声音。
  目送着司夏从眼前消失,他施然起身,已经不打算再看下去,他要准备一下
关于司夏的捕捉计划。绑架和杀人不同,需要考虑的问题要复杂许多,除了踩点
和确定目标以外,还要确定绑架的时机和路线,避开随处可见的天网摄像头,最
后还得有一个足够安全的监禁地点。
  「在正式行动之前,我或许应该先尝试一下其他的罪行,增加捕捉计划的成
功率……」
  「我没有资金购买车辆,也没有可以被说服成为同伙的朋友,那么就先从尾
行入手好了,先确定她是住校还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之后再根据这个布置计划
……」
  循着司夏消失的方向,他在途中询问了几个学生,确认那是报名地点的方向
之后,便神色自然的尾随而去。
  很快,司夏的身影便重新出现在他视线之中,身边没有携带行李,只是在和
负责报名的老师交谈。「还不能确定,或许只是打算过几天正式开学才把行李带
过来」
  他没有过于靠近的打算,甚至不准备出现在司夏的视线之内,因为这对他之
后展开行动可能会带来一些不便的影响。一般来说,人会对经常出现在自己身边
的陌生人抱有一定程度的戒心,尤其是年轻的女性,她们会更着重于自身安全的
保障,一旦对此有了怀疑,接下来的行动难度就会变成地狱级。
  继续观察了一会,谢文便找了一个对方即使回头离开学校也不会注意到的地
方静静等候。
  时间流逝,大概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司夏便面带笑容的和一个矮个子女孩闲
聊着向回折返,看起来应该是打算结伴离开。
  「如果是一个人就好了……」
  他并不懂跟踪的知识,多出一个人就增加了一倍可能暴露的几率,或许是玻
璃反光折射的影响,或许是一个不经意间的回头,虽然偶然性很大,但作为第一
次跟踪就准备进行绑架计划的谢文来说,这种顾虑不可避免。
  「还要注意别被摄像头发现了我一直跟在她们身后,否则一旦立案我就会在
第一时间被列为嫌疑对象……」
  谢文一边缓缓随行,一边将视线扫向四周,因为事先没有考虑到关于摄像头
的问题,他没有准备相应的道具,如帽子、口罩和围巾等,这可以帮助他遮掩外
貌,降低被摄像头甄别出外貌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机会的话,那就只能放弃今天的跟踪,一切为了安全起见」
  或许是因为他向邪神进行了祈祷,谢文很快就从往来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戴
着棉帽的男学生,一番交涉后用两百块向对方购买了帽子。当然,交涉时他为了
避免事发后警方可能通过帽子找到这个学生,所以佯装感冒咳嗽,以害怕传染对
方为由而用手捂住口鼻,甚至还压低了脸,让裸露出来的另外半张脸也藏在阴影
之中。
  完成这些之后,司夏两人已经开始逐渐远离他的视线,他快速戴上帽子,将
上身穿着的外套脱掉,将内侧倒翻过来重新穿上。外套内侧翻出来之后虽然显得
不太和谐,但并没有太引人注目,而一番简单的换装之后,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
个模样。
  「这样一来,摄像头只会看到我进去,而不会把现在跟踪她们的人跟我联系
到一起,即使往最糟糕的方面想,也可以为我争取一定的时间,到时候得到了邪
神的恩赐,就算被发现也无所谓了。」
  此后,少了顾虑的谢文便远远吊在司夏两人身后一路随行,左手始终保持着
捂住口鼻佯装咳嗽的模样低头前行。两个小时后,谢文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目
送司夏的身影远去。
  「距离正式开学还有几天,能确认她是住在这个小区基本已经足够,接下来
正好让我展开其他行动为计划取得助力…………」
  他谨慎的找了一条没有摄像头分布的小路进去,把身上的外套和帽子脱下扔
掉,接着趁四周无人,脱下裤子将其翻转,又换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模样从另一头
离开,这一次跟踪就此结束。
  虽然不知道迷惑效果可以持续多久,但已经是他能做到最好的了。
  「接下来该想一想哪些罪行可以犯下而不会因为触犯法律被抓走,霸王餐不
知道算不算,吃完之后直接跑掉……」想了想,他又否定了这一选择「不太合适,
从观感上来看,邪神对这种罪行似乎并不喜欢」
  「斗殴……」
  念头一起,却又被他迅速掐灭。「我的武力并不算高,而且对人体可能致命
的部位了解不多,万一因为意外失手,那就是刑事案件了,如果坐牢会对接下来
的展开产生极大影响。」
  「虐杀动物如何?」
  他的双眼骤然一亮,邪神对罪恶的判定十分微妙,并不如人类一样多以同类
伤害定罪,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动物可以用钱购买,而且只要随便找一个地方,虐杀之后甚至不需要进行
事后处理也没人会管,如果可行的话,即使邪神对此类罪行没有偏好,也可以用
数量取代质量,向祂索取一些帮助。」
  决定了就立刻去做,这是谢文身上为数不多的良好质量之一,他先是到附近
的ATM 上取出两万块,然后租了一辆小型面包车,到附近卖宠物的地方挑了一些
便宜的小型宠物猫、犬、兔子等,一共四十只,关到了老板附赠的笼子上装车离
开。
  随后的行动就简单了许多,他把车开到一个偏僻的郊区,取出其中一只宠物,
先从截断四肢开始,挖眼、拔舌、破耳,但凡他认为足够残忍的虐杀方式都被他
在这只可怜的实验品身上逐一试验了一遍,最终当它经受不住折磨死去时,印记
上才传来了此次评价。
  「果然,在邪神眼里即使只是没有智慧的生物,也会被算作罪行,唯一遗憾
的是祂并不因为我的手段残忍而拔高评价」
  虽然他没有杀过人,但是这只可怜的动物死去之后印记上记录的评分足以让
他向邪神请求对计划十分有用的资源。
  「评价点数:30」
  意识与印记联通,一个投影似的列表出现在他眼前。
  100WRMB 现金,需求点数:10
  情趣道具套装(含皮鞭,眼罩,拘束衣,口球,项圈,锁链等),需求点数:5
  易容伪装知识,需求点数:10
  过目不忘,需求点数:200
  鹰眼,需求点数:100
  身体能力增强(微弱),需求点数:150
  环境耐性(微弱),需求点数:100
  体能恢复速度(微弱),需求点数:75
  简易维生系统(电能),需求点数:50
  …………………………
  ………………
  可以兑换的不但囊括了各种各样的道具物品,还有知识类,能力类,以及身
体的特殊强化,毫无疑问下方必定会有许多诸如超能力,仙道法术等超越了人类
想象,只存在于幻想之中的神异能力,不过现在显然没有足够的购买能力,所以
谢文很明智的就此停止,没有继续看下去。
  「还有39只,也就是说全部杀掉的话,会有1170点数,全部换成现金我就会
有11700w,真是不值钱……」
  得知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谢文毫不留情的将剩下的动物全部杀死,最终
出现在印记上的评价点数停留在1291点之上,比他预计的要多出121 点,让谢文
有些疑惑印记的评价方式。「或许因为物种的不同,点数也有所差异吧……」
  「虽然有一千一百七十点数,但是真正想要兑换什么有用的能力还得看以后
……现在先兑换一些对接下来计划有帮助的东西」他最初实在想不到只是一个偶
然的想法,就让自己得到了如今巨大的收获,而所有成本不过只有两万现金而已
「接下来或许不用像最初想的那么麻烦了」
  将印记给出的列表认真翻阅了一遍,最终他兑换了情趣道具套装,易容伪装
知识,考虑到之后的行动,他又选择兑换了过目不忘,鹰眼这两个特殊能力,总
计315 点,剩余976.「身体能力增强和体能恢复也是需要的,而且可以兑换更强
档次的,其次……」
  他将目光投向了列表上一个令他惊喜的道具。
  黄金生长(令服用的生物获得再次发育,并以最优、最佳配比方式根据原形
体进行优化),需求点数:200 比微弱级的身体能力增强还要多出50,且从介绍
看来效果肯定不弱,将较强级的身体能力增强和体能恢复兑换之后,976 的点数
还剩下176 ,剩下的他没有直接拿来使用,而是储存起来到时候看情况消耗,在
调教司夏的计划完成以前,他暂时不想通过杀死动物来得到评价点数。
  至于剩下的黄金生长则是他准备留给司夏使用的,邪神对少女的淫堕评价取
决于她们的姿色,也就是六项素质的综合评定,如果使用黄金生长的话,说不定
能有意外的收获。
  「体能增强后并没有像电影和小说里描述的那样能够轻松察觉变化,没有经
过测试,具体增长了多少不得而知」他将视线投向远方,数百米外的小石子在鹰
眼之中清晰无比,仿佛近在眼前。「显而易见的变化是视距,动态能力和其他视
力相关能力需要进行实际测试才能知道数据。」
  总的来说,用两万块换来的收获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绑架司夏的计划似乎也可以稍微进行一点改变了……」
  他还有一百七十六点价值点可以使用,完全可以使用更高效隐蔽的计划。
「把其中10点换成现金,我可以在她居住的小区购买一套房子,只是租住也可以,
随后只需要通过花费点数换取一些高效的隔音毡,隔音墙等辅助道具,完全可以
直接把她绑架监禁在里面……」
     ***    ***    ***    ***
  一天后,谢文直接向邪神购买了司夏住宅的相关信息,随后使用20点数通过
邪神的神秘力量直接获取了司夏家往上一层住房的所有权。随后就如他先前所计
划的一样,空出一个宽敞的房间,将窗户改成3 层的单向透明的特制隔音窗(由
邪神提供锁死、防爆性能),随后在窗户内侧,及四周墙壁加装了各种隔音,吸
音的设备,以防止他在调教司夏时有声音向外传出而暴露了他的罪行。
  最后,他还奢侈的将这个房间唯一的入口换成了一扇表面普通,实际上却厚
达半米的合金门。
  「一切布置完成,那么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捕捉计划了……」
  他耐心的等到了凌晨三点,所有人均已入睡的时间来到阳台,将之前便已兑
换好的碳纤维绳索向下抛出,悄无声息的滑落至司夏住宅的楼层。
  通过邪神处兑换的信息,对司夏家里的布局和闺房了如指掌,很轻易就来到
了她的房间。或许是因为她自己独自居住的原因,司夏的房门只是虚掩,并没有
上锁,谢文悄悄走到她床边之后,拿出一瓶小小的喷雾剂,对着司夏鼻子上轻轻
按了一下。
  嘶嘶的声响传出,顺着司夏的呼吸直接被吸入肺部,谢文静待了五秒之后,
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也不见有任何反应「不愧是邪神的恩赐,效果丝毫不打折
扣。」
  事情的进展异常顺利,他伸手将司夏的身体抱起,快步离开房间回到阳台用
绳索将少女接入自己家中,随后为了彻底消去自己行动的痕迹,他还用价值点数
向邪神兑换了清理的帮助。
  「接下来就看黄金生长的效果了……」
  将司夏抱到拘禁室之后,他捏住司夏的下巴将嘴打开,先将黄金生长放入口
中,含了一口水后凑到司夏唇边用嘴喂食,正处于昏睡状态的司夏本能的进行吞
咽,唇舌在被谢文吻住时还不自觉的轻轻动了动。
  「睡着了还有这种本能反应,看来很有淫堕的天分,不过一切等黄金生长起
效之后再看吧,到时候你的姿色想必还能上升许多,如果效果不错的话,正式达
到E 级也不是不可能。」
  最后,谢文用口球将司夏的嘴巴堵上,并以手铐锁在床边之后,耐心的退出
了房间。
  黄金生长起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差不多只需要6 个小时,当谢文第二天
睁开双眼时,他知道,自己将要在这里迎来全新的人生。
  他清理了一遍个人卫生,换上一套看起来不错的衣服,打开了拘禁室的大门。
  「呜呜呜……」
  不出所料,私下已经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并发现了自己的状况,在看到谢文
进来之后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无助与彷徨,如果不是口球堵住了嘴,或许求饶的话
语早已脱口而出。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没有说谎,因为他并不打算伤害司夏的身体。
  他凑近跟前,捏住司夏的下巴令她抬起头,她原本干净的脸蛋此时不知为何
充满了许多污垢,甚至有种令人不喜的气味从中传来,饶是谢文也觉得无法忍受,
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或许是黄金生长的作用之一。「抱歉,我忽略了这点,先帮
你洗个澡吧。」
  说完,也不顾司夏是否答应,谢文直接走到她身后,解开扣在床上的一环手
铐,又从背部将她的双手锁住,直接抱住她来到了一旁的洗浴室。
  当时谢文考虑到调教过程可能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所以对浴室进行了一定
的改造,除了淋浴装置以外,他还特地加装了一个2150cm*3000cm 的大浴缸,以
供两人在里面进行任何活动都足够宽敞,当然,主要功能自然是鸳鸯浴。
  打开注水装置之后,他又打开了排气装置,将弥漫于浴室之中的气味吹散少
许,接着他才解开了司夏嘴里的口球。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嘴巴获得自由的一瞬间,司夏就问出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声音如鸢鸟啼鸣,
空灵动听,完全无愧于印记C 级的评价。
  「我叫谢文,在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他没有因为
司夏目前被污垢覆盖的模样而心生厌恶,反而露出了微笑,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这
么做,但不知为何心底却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十分自然。「你知道淫堕吗?」
  「yinduo?」司夏一脸疑惑,想来并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两个字。
  「淫荡的淫,堕落的堕,也就是淫荡到堕落的意思,这就是我的目的。」
  「怎……怎么…………」
  谢文解释的话语一落,司夏的声音就骤然变成了哭腔,语气断断续续,但却
并没有让人感到不喜,反倒是让谢文心中不自觉的生出想要把她按在身下蹂躏的
冲动,他甚至感到下体开始充血。
  「这就是C 级声色的层次吗?或者说,服用黄金生长之后的C 级,真是动人」
他微微侧头,看向正在注水的浴缸,说话间已经填满了三分之一。
  他将司夏横抱而起,走到一旁的淋浴跟前「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看你现在
的模样了」
  他打开淋浴,把司夏轻轻放下,随后直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干净,迎着
司夏恐惧和羞愤的目光蹲下身子,在少女软弱无力的反抗中轻而易举的把衣服撕
成了碎片,任由淋浴上洒落的水珠打湿。
  司夏身上的污垢并不浓,也不粘稠,从表面上看只是像被烂泥附着在表面上
一样,经水打湿之后很快就开始融化脱落,即使不用擦洗会很快变得干净起来,
不过谢文并不打算这么干看着。
  他一手拿着淋浴喷洒,另一只手按在少女身上开始轻柔的搓动,很快便露出
了仿若新生的细腻肌肤,他在已经冲洗干净的皮肤上轻轻抚摸,温润滑腻的触感
从手中传来,跟普通人能明显感觉到摩擦力的肌肤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即使其中
可能有水的作用,但肤质绝对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
  「呜……」司夏双手受缚无力反抗,只能扭过头去,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不堪受辱却又无可奈何。
  「不错的声音」谢文低低地笑着,眼中毫不掩饰的欲望,但是他知道还不到
时候,他要做的不只是占有,而是从身到心的调教。
  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将少女浑身上下揉弄了一遍,连大腿内侧的耻丘也没
有放过,当他把少女身上的污垢完全清洗干净时,司夏已经趴在地上喘息着发出
了娇媚的呻吟声,身体不时轻轻的抽搐,看起来像是已经到达了高潮一样。
  「果然,我昨晚就知道你肯定很有潜质。」
  他伸手把司夏的身体翻过身来,以正面朝上,第一次以正面欣赏起司夏的面
容。
  经过黄金生长作用之后,少女原本只能算是普通,连好看也差上少许的五官
已经发生了极其巨大的蜕变,虽然大体的形状结构并未产生太大差异,但只是些
微调整却产生了亚洲四大邪术一起使用的效果。
  最突出的就是眉眼闪烁间令人心动的神采,眉弯一压一起都仿佛能令人牵动
心神,比起真野惠里菜还要更胜几分,此时眉目含春的娇媚更是让谢文的身体自
然起了反应,下体甚至隐隐胀痛。
  没有忍耐,也不需要忍耐,他直接选择了行动。
  他随手将淋浴喷洒扔到一侧,将司夏的双腿分开,扶着已经充血到极限的下
体凑到耻丘上轻轻磨了磨,正处于高潮失神状态的司夏不但没有反抗,反而本能
般的微微挺起腰部蹭了蹭,直接让谢文的欲望升腾到极限。
  已经无法忍耐的谢文用手分开司夏的阴唇,深吸了一口气,对准入口猛地挺
身。
  「嗞——」
  谢文没有任何留情,膨胀到极限的下体带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炽烈温度狠狠地
穿透了司夏的身体,一层薄薄的膜无法为他带来任何抵抗。
 「呜啊~ 」
  司夏魅惑的双眼猛的向上一翻,樱色的唇瓣大大张开,吐出令人血脉偾张的
悲鸣。
  谢文感觉到被小穴紧紧包裹的肉棒上传来一阵舒爽,内部的肉壁皱褶痉挛似
的紧密附着在肉棒上缓缓蠕动,就像是同时被数十根少女柔嫩的舌头以极高的技
巧尽情侍奉一样,他差点因为忍不住感官传来的强烈刺激而一泄如注。
  「拔出去!快拔出去啊!」
  司夏在剧痛的刺激下终于回过神来,用自己唯一自由的双脚在谢文身上胡乱
地踢动着,想以此让侵入自己体内的肉棒脱离出去,但早已高潮过一次的司夏体
力本就不多,力量也小的可怜,一系列挣扎动作非但没有起到她预想中的效果,
反而因此而耗尽了她仅剩的体力,娇喘着瘫倒在地上断断续续的呢喃着。「呜…
…不要……求求你…………」
  「呼——」谢文没有理会她的反应,伸手分别将司夏的双腿提着拉向自己,
让自己肉棒完全没入其中,随后一只手搂在司夏腰间将她的上半身支起,使司夏
以面对面的体位坐在自己的肉棒和大腿上。
  他紧紧搂住司夏的腰部,让两人的胸腹紧密贴合在一起。「别怕,我知道对
绝大部分人来说,第一次性交都不可能直接进入状态,强硬去做只会让原本美妙
的体验变成一种心理阴影,这不利于后续的发展,但我早有准备。」
  他空闲的另一只手在虚空中向上做托举状,下一刻,一粒晶莹剔透,如糖果
般的圆形珠子毫无征兆出现在他掌心。
  「它的名字叫『绝景』,主要成分是多巴胺,辅以多种削弱痛觉,补充体力
及感官强化的物质以特定比例调配而成,本来是不能用来口服的,但是在我特意
要求之后就有了这个成品,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情趣道具,唯一的缺陷是………它
有一点小小的成瘾性」他将绝景捏住,直接凑到司夏嘴边。
  「唔……」
  司夏听了谢文对药效的解释,自然更不愿接受,她把头扭开,索性闭上双眼,
死咬牙关,一幅不听不闻不看的模样。
  「猎物的反抗能为猎人带来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征服感,我并不讨厌,不过你
似乎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搂住司夏的手微微使力抱住,将司夏的身体提起少许,接着下身猛地向上
一顶。
  「呜啊~ 」
  粗长的肉棒在这一次强有力的冲击中直接顶到了少女的子宫颈处,因为被水
湿润而紧附在肉棒上的肉壁皱褶一瞬间出现了如同吸盘被蛮力拉扯时的反应,产
生了极大的拉扯力,而这一效果体现在司夏的感官上则是一瞬间化作了混杂着痛
楚和快感的折磨,让她无法自抑的张口发出了悲鸣。
  对此状况早已有所准备的谢文趁势屈指,将绝景一弹送到了司夏喉中,接着
便在少女本能反应下的吞咽动作下落入腹中,等到她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时,已经
彻底失去了补救的能力。
  「怎……么这样…………」
  似乎是想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司夏眼中露出浓浓的无助与绝望,让谢文
恍惚中有种心中像是被刺痛了的错觉,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强硬压下心里的同情
和怜惜「黄金生长的功效果然非同凡响,在此之前我绝对不信有人能只凭借一个
眼神就使人沉醉」
  谢文低垂着头凑近司夏的脸颊,细细嗅着她身上散发的诱人气味。「除此之
外,其他的方面也非常不错,居然还能激发出类似体香的效果。」
  「算算时间,绝景现在应该差不多开始起效了,你能感觉到吧……」
  「…………」
  没有回答谢文的意思,司夏用力摇着头,因为多巴胺而生出的愉悦和幸福感
开始在她体内蔓延,从下体传来的疼痛感已经逐渐变得微不可察,浑身上下仿佛
每一根神经都在向她传导着渴望与祈求的信号,这甚至让她隐隐生出想要扭动腰
身迎逢来让自己得到更多快感的念头。
  「不要做毫无意义反抗,这具身体比你的意识更诚实,你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谢文一只手按在司夏的脑后,将她的脸板正,张口咬住了少女因为喘息而微
微张开的唇瓣。
  「嗯呜……」
  这一下仿佛击碎了司夏所有的矜持与理智,在唇齿交触的瞬间,少女本能的
伸出滑嫩的香舌与谢文交缠在一起,像是遇到了无上美味一样忘情的品尝着彼此
的味道。
  这一吻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当他们最终停下来的时候,司夏已经因为缺氧
而剧烈喘息起来,就连谢文已经被强化过的体质也感到微微有些气急「看来你已
经进入状态了」
  司夏在这一连串的刺激下,绝景的效果已经被完全激发了出来,此时理智已
经完全被身体的欲望所支配,在一吻结束之后虽然身体无力动弹,一边喘息,一
边用水雾迷蒙的双眼紧紧盯着谢文,仿佛在催促他快点行动一样。
  「唔——」
  谢文双手抱住少女的身体,下身微沉,让肉棒从她体内退出些许,随后猛地
发力向上一顶,再次贯穿了司夏的身体。
  两人身体交合的地方在碰撞中发出清脆的响声,谢文感觉到少女的身体发出
一阵轻轻的颤抖,接着裹住肉棒的腔壁皱褶像是受到控制一样,痉挛着蠕动起来,
还没等谢文反应过来行动,便感觉到肉棒最深入其中的部分传来一股轻柔延绵的
激流冲击。
  「呜——!」
  「高潮了?」
  感受着少女搂住他脖子的双臂愈渐增强的力气,以及不时颤抖的身体,他很
自然的明白了这一点。
  「那就更好了」
  谢文曾经听人说起,女人在高潮时敏感度会极大上升,如果在这时再次让对
方进入高潮,那么她的身体就会本能的记住这种感觉,如果运用得当,对他接下
来的调教行动会有很大助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