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的光辉】第二十章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四十七章情之释放(下)-评论
  为了早点和心爱的妈妈上床,任纯宁可不陪女友去KTV,宁可敷衍女友,
冒着让小丫头大发雷霆的危险,自己也百般解释道歉,一切都是为了爱妈妈。
  小伙子还是太急躁了啊,毕竟已有好久未尝母肉香了啊,所以,任纯一回家
便迫不及待地将妈妈搂进怀里,摸、吻、舔、咬,无所不用其极,儿子的热情也
逐渐感染到了妈妈,母子俩如天雷勾动地火,一发而不可收。男人真是视觉系的
动物,总是很喜欢开亮灯做爱,这样可以方便欣赏女人的娇美容颜、性感肉体。
  柳忆蓉任儿子亲手剥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热吻过后的母子俩开始互诉衷肠,
一边诉说着对儿子的爱恋,妈妈也脱掉了儿子的衣服,任纯终于又在妈妈怀里尽
情释放自己的思念和欲望了。请将不如激将,任纯故意与女友亲热,成功引起了
妈妈的妒火,找借口在浴室引来儿子主动索爱。现在,任纯又得寸进尺地要求妈
妈给自己脱裤子,宠溺儿子的柳忆蓉怎会让自己的宝贝扫兴呢?
  所以,她笑着,哄着、亲着,终于将儿子脱得光光的,玉手捉住了肉龙,母
子俩都一丝不挂了,肉体紧紧相贴拥抱,任纯等不及了,就在家里门口,就用站
着的姿势,他便插入了。过了一回肉瘾,又遵从母命,忍着欲火拔出来,让妈妈
欣慰而笑!
  赤裸的妈妈牵着儿子的大鸡巴走向卧室的大床,真的好喜欢这种既温馨又淫
靡的画面呀!
  怀着对儿子的甜蜜回忆与爱怜,任凭心爱的宝宝在自己赤裸身体上摸拱吸咬、
尽情撒娇。柳忆蓉在激烈的母子性爱中迎接着儿子激情的坚挺,容纳儿子无套的
喷射。
  这一次,她要为自己的儿子再生一个可爱的小宝宝!这是母子俩爱欲的产物、
孽情的结晶!一边摸吃妈妈的大奶、一边肏干妈妈的肉屄,这无疑是天底下最极
致快乐的事儿了吧!
  妈妈淫靡的叫床是那样的狂放不羁、肆无忌惮,直至语无伦次!这是妈妈的
整个肉体、整个身心达到情欲巅峰的证明!
  柳忆蓉率先泄身,任纯在第二波冲击中亦喷涌如泉、将他的生命精华、将他
对母亲深深的思念与炽热爱意全部灌输进了妈妈的子宫深处!
  母子狂欢过后,妈妈得知儿子儿媳联手" 算计" 之事,不禁大发娇嗔!让儿
子看到了自己不常见的可爱一面,忍不住又与妈妈一通狂吻。
  柳忆蓉对儿媳冷岚大感满意的同时,竟生出了婆媳双飞儿子的念头!
  更让人惊喜的是,小时候怒打偷看A片的儿子的柳忆蓉竟然主动要求与儿子
一起看A片,主动要求儿子肏干自己…
  母子俩一起看了好几部A片,妈妈的性高潮不知来了多少回,儿子射完软了、
累了,妈妈再给他含吮变硬!还体贴地让儿子躺着,自己主动坐套儿子、甩动一
对大奶。让儿子再次射精!
  这一次的母子肉戏,已时隔一个多月之久。这对曾经夜夜笙歌的母子俩来说,
真是" 一月不见,如隔三秋" 啊!
  期待性爱解封的母子俩后续更多更精彩的温馨情戏与疯狂肉戏!
   第二十章:渔翁得利上小伙子睡得香甜。
  看来真是昨天晚上折腾坏了,累坏了,大早上的,公鸡都打了好几次的鸣,
任纯还是像一只蚕宝宝似的,全身赤裸,毫无战斗力的小鸡鸡软软耷拉着,一大
半都藏在了黑黑浓密的鸡巴毛里,即便没有感知,感受不到外界的柔软,但他依
然让一只大手放在一个鼓胀柔软的肉团上,在自己缩着脑袋,呼呼大睡中也要摸
着喳,享受着。
  这是他和女人睡觉的习惯,几个月以来,无论是前一天晚上被他用肉棒孝敬
伺候过的妈妈,还是现在,也是在前一天晚上,跟他酣战偷情,两个人就在异地
疯狂了一晚上,疯狂做爱的韩娟,都不例外。
  啪!
  像是什么东西被狠狠摔在地上,摔碎了的声音,顿时,也一下子吵醒了床上
那两个人的好梦,不约而同地,任纯和身边的赤裸女人都被惊醒了。
  张了张嘴,刚要发出疑问,小伙子就听见了门外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喊了起来,
声音很大,俨然是吵架的阵仗,而且,吵得很凶,骂骂咧咧。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滚,吃里扒外的废物!我给你好吃好喝的,给你
钱让你出去耍,让你败家!可是我没让你出去给我带个野种回来!自己啥逼样不
知道啊?那个野种是你的吗?人家给你发个信息,你就能人家送钱,你他妈的要
是自己有,自己多财大气粗也行,女人你随便玩,女人那些野种你爱养几个就去
养几个,没人他妈的管你!你看看你,你是吗?你居然要拿我的钱,去给那个小
妖精安胎,她要两万你就能说行,还要偷!你是人吗你?」怒不可遏的声音,是
韩凌的,显然,她是气坏了,正在伶牙俐齿地骂着。
  「那他妈的也比强,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还好意思在这儿大喊大叫呢!韩
凌,今天我还告诉你实话了,我和那女人是有过事儿了,都好几个月了,怎么着?
你他妈的跟我睡了这么多年,肚子打过吗?让我看见过一丁点儿希望吗?别光顾
着说我,这事就是咱俩的,毛病还不一定是谁的呢!要不然你看,这才几个月,
人家就怀上了,怎么样?比你强吧?这个你能比吗?就凭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你还好意思和我做那事!和你做,都浪费我的体力!」男人的声音,显然也是不
甘示弱,句句狠绝,带着直接戳人痛处的攻击力。
  「我操你妈!」言简意赅,但也是最没攻击分量的话,之后,被停止了骂战,
又是一声巨响,几乎又是可怜的物体被摔碎了。
  「你先躺着别动,我去看看,一会儿没事了我再喊你。」这突如其来的争吵
显然把床上的两个人吓得不轻,韩娟定了定神,就低声对小伙子说,然后她掀开
被子,光着身子下了床,软软的奶子摇晃着弯下腰,就穿上了内裤和睡裙,可能
是形势紧迫,她连乳罩都顾不上戴了,便出了卧室。
  「哟,这是咋地啦?一大早上的,就大动肝火,气大伤肝不知道啊?都三十
好几的人了,还跟小孩似的,动不动就吵吵,好玩啊?」韩姨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任纯心想,她出去后并没有针对谁,劈头盖脸地就开始说谁的不对,教训着谁,
而是以若无其事的口气化解着矛盾,弄清楚来龙去脉。
  「好玩!可不好玩咋地!人家孩子都有了,还急着让你妹妹出钱给人家安胎,
给人家保平安呢,能不好玩吗?」韩凌一声冷哼,满都是不屑一顾,同时压制着
怒火,接着又像是咽不下一口气似的,继续嘲讽道,「姐,这还不算啥呢,你知
道最好玩的是什么吗?这天底下居然有个傻逼自己生不出孩子,下不了蛋,就去
捧个别人家的蛋来孵,偷自己窝里的东西给别人,孵出来是不是你的,你自己知
道!那时候别说我没告诉你,那就是别的男人的种,你以为自己的鸡巴好使啊?
还他妈的说我不会下蛋,告诉你吧高洪,我还没到二十岁就去……」
  「行了!大早晨的就在这儿骂街好看啊?你给我滚屋里去!别像个泼妇一样
在这儿丢人现眼了!」韩娟终于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她拿出了姐姐的威严,
呵斥着妹妹,要是再由着妹妹这么不经大脑地话说一通,还指不定说出什么更难
听的话呢,那样一来,本来有理的事情也变得没理了。
  姐妹同心,她虽然说话不好听,但也是向着妹妹的,生怕妹妹言多必失。
  而韩凌也是个聪明的女子,她听出了姐姐话里的意思,想了想,便没再说什
么,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声音依然很响很大。
  之后,还是乖乖躺在被窝里的任纯就什么都听不见了,显然,是人都走了,
韩娟几乎为了平息事端,和她妹夫一起出了屋子,到院子里去说话了。
  过了可是好长时间,时间长到任纯几乎又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开门声才再度
响起,韩娟终于抱着他的衣服裤子回来了。
  「哎呀!可咋整?好不容易回一次家,还碰上了这个烂摊子!」把手里的东
西往床上一扔,韩娟就一翻身,四仰八叉地摔在了床上,她搓着脸,俨然一副疲
惫的样子。
  「我小姨夫走了?你都问清楚了没有?是真的吗?刚才说的都只是气话,是
吗?」看着女人高耸的乳房,就隔着一层薄纱似的衣料在里面起起伏伏,大奶头
也是清清楚楚,极其撩人,不可避免地,他生理又有反应了,鸡巴很硬!但他很
懂事,完全没想和韩娟打炮的快活事,因为他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时候,韩姨哪
还有那份心情?
  做爱,是很舒服,欲仙欲死,但也要分场合,要看心情好坏的。
  「别叫姨夫了,都快不过了,要离婚了还是什么姨夫?」韩娟也学着妹妹,
冷哼一声,不知道她是替妹妹气不过,还是在怨恨自己的妹夫是个负心汉,总之,
她现在的脸色很不好看,很阴郁,之后,她身体翻了过来,趴在床上,仰头看着
他,「你说爱情是什么呢?十多年的情感难道抵不过几个月的相识吗?男人是不
是都有喜新厌旧的毛病?唉,归根结底,都是没孩子闹的!要是有个孩子呀,肯
定不会这样!」
  「姨,你放心,就算我们没有孩子,我也会一心一意待你的,对你好的!」
大男孩轻轻拍拍女人的手臂,郑重地说,除了这个承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安
慰她,让她相信着爱情,爱情是什么,他也说不清,但是至少,他自己是相信爱
情的,那并不是说说就可以的,而是要真正付出实践行动,去做的,要两个人患
难与共的担当,有不离不弃的厮守,当然,还要有蜜里调油的互爱之情,互相体
恤之情,或许,这就是爱了吧?简简单单的。
  「嗯,姨相信你,孩子!不过咱们是不一样的,毕竟咱们没有结婚,还没有
实际上的责任,如果……如果你若真的有了喜欢的人,或是有个姑娘想跟你好了,
有和你结婚的心思,你就去做好了!你不必顾忌姨的感受,你还年轻,姨不能耽
误你一辈子,知道吗?」韩娟眼睛亮晶晶的,真诚地看着小伙子,说出这些话,
可绝对是她的心里话,肺腑之言,她本来,就已经故意骗了人家孩子了,如果再
不说点漂亮大度的话,提前打好预防针,恐怕,她心里的愧就会更深一些,会更
难受。
  其实,她这么说,也是在为这孩子提前找退路,在变相宽慰着他,就是希望,
在已经是不远的将来,她离开的他那一刻,他不会为她心死,会将眼光放开些,
去寻找身边更美的事物,去追寻身边更美的女孩,真正的谈婚论嫁,幸福美满,
总之,她现在是比谁都希望他能过得好,快快乐乐,只是那时,已经没有了她,
那已是注定。
  「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还有个更可怜的人等着我们去关心,去开解呢,
咱俩在这儿期期艾艾,多愁善感的干什么?」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沉闷了,
言之尚早,韩娟又恢复了神色,笑容可掬,她从床上弹起来,就开始伸手麻利地
收拾着房间,叠着被子,当棉被从小孩子身上拽下来的一瞬间,一根硬挺挺的棍
子便不羞不怯地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摇摇晃晃的,真是大!看见了鸡巴,韩娟很
没出息地,脸红了……又觉得,很热,很兴奋……
  「这么有精神啊?那赶紧穿上裤子,去园子里摘几根黄瓜,我要做饭了,电
视上说,吃黄瓜心情就会好,能够开心……」双手在整理着被子,为了缓解尴尬,
小鹿乱撞的心情,她没话找话。
  然而,事实证明,电视上的一些养生节目就是不太靠谱的,就是伪科学,吃
了早饭,蛋炒黄瓜片,还有个木耳拌黄瓜,受害人,也就是韩凌女士心情并没有
好多少,还是一脸阴沉,当然,对于早饭她根本就不感兴趣,就是象征性地吃了
几口,就和小鸡的饭量很有一比,之后,便回屋了。
  任纯暗自庆幸,还好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姐妹俩的父母早早就走了,去购物
给住宿学生的食材,要不然,让他们老两口看见小女儿这样,突如其来的婚变,
大吵大闹的谩骂,撕破脸皮,那样得让都年近八旬的老人家多么操心?多么替女
儿难受?当然,纸包不住火,这事是瞒不了多久的,最晚明天,他们就有可能知
道,但是,能够让他们少跟着烦心一天,也是好的。
  「凌儿,你真没事吗?那姐走了啊!」吃完饭,姐妹俩又在房间里说了一个
多小时的话,看来,韩娟又劝慰和开解了妹妹半天,给妹妹出谋划策,之后,上
午九点多,韩娟才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这样,她是准备要去办正事了,毕竟她这
次回来主要是为了参加好朋友儿子的婚礼的,妹妹的事,只是个意想不到的插曲
罢了。
  「看着你老姨点哈,有事就马上给我打手机。」穿戴整齐,长发也雍容地盘
在脑后,浑身上下尽显一个贵妇人气质的韩娟从自己屋里走出来,对正拿着笔记
本工作的小伙子说,然后,她就踩着自己那双白色凉鞋出了家门。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